“10万+”标题常有,“10万+”不常有,2019年谁还在学新媒体?

  • 时间:
  • 浏览:31
  • 来源:MIP模板演示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语境,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新媒体培训行业进入到第五年,完成了从蓝海到红海的转变,学员主力从一线城市的新媒体从业人员变为二三线城市用户和妈妈群体。新媒体课程是最容易被诟病为“收智商税”的课程之一,但这个市场可能比你想象的更有活力。

带“ 10 万+”的标题常有,而“ 10 万+”不常有。

即便如此,新媒体给予普通人最快的成名方式和最便捷的变现途径,也催生了新媒体培训行业的爆发。

你很难逃得过满篇写着“快来学新媒体”的公众号文章或朋友圈海报。而这些被宣传的新媒体类培训课程,也是最容易被诟病为“收智商税”的付费内容之一,“套路”“忽悠”“不靠谱”等课程评价不绝于耳。

学习新媒体课程真的有用吗?什么样的人还坚持在新媒体学习第一线?这些平台现在过得怎么样?

互联网爆发下的新媒体培训

2014 年,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中国乌镇举行。

亿欧在《创新的年轮》系列专题文章中称:这是中国互联网在经济领域最为活力充沛的一年。

这一年,以快看漫画创始人陈安妮、礼物说CEO温成辉、超级课程表CEO余文佳为代表的一批 90 后创业者团队崛起;第一届中国社群领袖峰会邀请了在一些人眼中的“互联网界启蒙思想家”凯文·凯利作为演讲嘉宾,“社群”这一个概念衍生为互联网行业的一大热词。

馒头商学院联合创始人院院对当年的印象是也是如此,她在接受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访谈时说:“14、 15 年的时候,好像大家都在创业,都在讲互联网转型。

各类互联网和新媒体培训机构应运而生,馒头商学院是最早的一家推出新媒体培训业务的机构之一,成立于 2014 年 05 月。

院院也是馒头商学院的联合创始人,此前在金山软件负责金山词霸的市场运营。那时候,馒头商学院CEO王欣是金山软件副总裁,也是院院的第一个正式mentor(导师)。

院院发现高校人才与企业需求存在的鸿沟时,还在金山工作。

“我记得很清楚,我们去青岛的中国海洋大学和青岛大学招聘,产品、新媒体运营等一些公司里的岗位并没有与之匹配的专业。”院院说。

有没有可能让学生和职场更好地融合在一起?

这是馒头商学院成立的初心,“最开始我们在清华北大贴海报。”院院告诉刺猬公社,她和王欣尝试面向高校同学,开展了第一期互联网线下班,“在大学里能学到的是基本理论。除非是特别有学习意识的学生,很多同学,其实蛮懵懂的,不太清楚自己具体要做什么。”

企业的需求则更加强烈。

当时,王欣在中欧国际商学院的很多同学,都在做实体企业。这些企业的老板认为,传统行业+互联网是未来的一个趋势,了解到王欣创业做馒头商学院后,他们向她建议,“像我们这样的企业更需要你们的帮助,你们能不能来给我们做互联网转型内训呢?”

“于是我们就面向企业,去做了基于互联网的运营、营销和产品经理的课程,新媒体也是其中的一部分一。” 院院和团队邀请到来自小米、腾讯、新浪等互联网公司的内部人士,去传统行业做分享,从最基础的用户运营、产品设计、爆款打造讲起。

2014 年,馒头商学院的线下课以服务企业为主,每一期服务五个企业,每家企业的费用在几十万元。

馒头商学院成立之初,新媒体教育市场还是一片蓝海。

2015 年 3 月,馒头商学院,将线下培训拓展到线上。院院觉得,很多老师在课堂上传授的内容,如果只在线下小范围分享太可惜了,“我们决定做‘馒头微课’,最开始叫群分享,我们把它改成了微课,后面就在行业里风靡起来”。

第一场微课的消息一发布,当天晚上就有五六千人报名。 2 个月后,馒头商学院邀请营销专家李叫兽(李靖)做了一次免费分享,那篇推广文案的阅读量很快突破 10 万,并且带来了五六万报名用户。

在 2015 年底,馒头商学院通过微课和公众号,积累了大量用户,这些用户为课程的系统研发奠定了基础。“最初,系统课就是 14 天或者 21 天学习一个技能,我们第一门课是教怎么做H5。”院院回忆道,馒头商学院成熟的新媒体运营课程体系,首次出现在 2017 年。

插座学院和三节课差不多在同时期成立,他们也陆续嗅到了“新媒体教育”的商机。

据天眼查资料,插座学院创立时间为 2014 年 11 月。但插座学院的创始人何川在接受“浑水”采访时表示,自己曾经历了半年时间的创业试错。

2015 年 4 月,在观察到企业新媒体渐成标配后,何川决定彻底转型, 聚焦企业新媒体,以此切入职场培训领域。何川还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在没有任何人脉和资源的初期,插坐学院做过 90 期免费微课,覆盖了 50 万人次。

同样,三节课CEO后显慧曾对“小饭桌”的记者说,“产品+运营”这一细分领域,概念模糊、方法论尚未结构化,整个行业的“嗷嗷待哺”。他认为,随着互联网行业的发展,每年从事或预计从事“产品+运营”相关的人员达数百万之众。

2015 年 9 月,三节课也逐渐从一个互联网圈内的非盈利组织,正式转变为一个提供“产品+运营”课程的教育品牌。目前,三节课的课程体系已拓展到 6 大品类,新媒体品类在 2018 年正式推出。

馒头商学院、三节课、插座学院的公众号界面

新媒体人才和课程的稀缺性,让三家开路者一下子火爆起来,借助早期的流量红利,如今馒头商学院、插座学院、三节课基本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三者发展路径相似——从线下凝聚种子用户,经过线上线下联动,个人与企业同步推进,逐步搭建成熟的课程培训体系。

随红利而来的,是市场上涌现出大大小小新媒体培训机构,很多综合性知识付费平台也都竞相推出了新媒体课程。此外,各类自媒体也不甘示弱,称自己为“最会写职场的金融大叔”的自媒体人Spenser(陈立飞),在通过号称公众号月入百万后,开设了自己的线上写作课。

微信搜索结果

在今天,微信搜索关键词“新媒体课程”“新媒体训练营”,依然能看到各类公众号最新推出的培训项目。

新媒体培训行业进入到第五年,已经完成了从蓝海到红海的转变。 

谁还在坚持学新媒体?

作为新媒体培训行业的先锋之一,馒头商学院方面表示,从 2016 年起,公司已连续盈利三年,仅新媒体专业培养的高质量的学员达到约为 3 万人。

据公开资料,三节课 2017 年的营收突破一千万,插座学院的营收情况未知,据该公司官网的最新数据,目前累计服务超过 30 万在线学员和 15000 家企业客户。

和知识付费大行业的情况一样,目前新媒体培训行业的增长已放缓,用户面对铺天盖地的“爆款”“涨粉”“ 10 万+”逐渐趋于理性,课程不能提供新的内容,用户开始出现审美疲劳。

李长安是一位学习新媒体超过 2 年的用户。 2016 年,他在一家报社的新媒体部门实习,报名了插座学院的新媒体课程,学习“怎么给文章排版、怎么取标题、找选题”。

“当时插座学院有几个比较有名气的大咖,课也确实还可以。但现在的课程已经不如当时那么火了。”这是李长安的直观感受。

资料显示,插座学院在 2016 年获得真格基金和新榜的 700 多万元Pre-A轮融资,此后没有传出新的融资消息。

在今年 5 月完成了1. 3 亿元B轮融资的三节课,虽然有后来居上的架势,但在新媒体课程品类的用户增长上也遇到了一定的瓶颈。

从上至下依次为馒头商学院、三节课、插座学院最新融资信息

李长安在去年报名了三节课的新媒体P1 系列课程。今年年初,P1 系列的课程助教刚好缺人,他作为内测班的优秀学员,申请成为了第三期的助教。

“第三期学员特别多,我一个人就负责了二十七个学员,而且都特别活跃。我记得这一期的第一次作业大概交了十七八份,我周日在家批得天昏地暗。到第七期的时候,一个助教只用带十多个学员。”

李长安还告诉刺猬公社,现在不仅学员少了,学员的质量也有所下滑。“我遇到几个学员,他们自己是卖产品的,报了课之后也不听,就把群里每个人加一遍,发广告做推销。因为只要能卖出个 2 到 3 单,靠提成就能把学费赚回来。”

对于“增长难”的困境,院院表示馒头商学院的现状还比较稳定,“我们基于微信生态的新媒体课程,线上一期报名人数始终维持在两三百人,只是说二、三线的用户越来越多。”

个人端的需求在下沉,企业端同样在下沉,馒头商学院服务的企业覆盖了更多像兰州、贵阳等二、三线城市。“我的感受是,因为一线城市有很多学习机会,人们也会更加积极地自主学习。大趋势就是B和C端的用户都在向二三线城市下沉。

二三线城市互联网资源明显弱于一线城市,李长安提到的“学员质量下降”,一定程度上和用户下沉有关。

曾在千聊大学担任讲师负责人的邓成婷注意到新媒体课程用户的另一个转变。

她告诉刺猬公社,以新媒体写作方向课程为例,它现在的主要受众之一是妈妈群体,而最早学习这类课程的主力更多是自由职业者、新媒体从业人员等人群, 99 元定价的课程销量往往在万单以上。

随着社交电商、分销、微商等形式的兴起,妈妈群体的购买力逐渐被新媒体培训者重视起来,社群运营、朋友圈运营、文案写作等领域的课程也逐渐拓展开来。

“当前知识付费平台普通C端用户比较多,其中女性用户占60%~70%以上,妈妈占比很高。”邓成婷分析说,“这部分妈妈正处在职业转换期,也比较闲,家庭经济压力也比较大,加上新媒体副业赚钱的成本、入门门槛比较低,平台买课的妈妈很多都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开拓另一个收入方式,或者当做一种技能来培养。”

邓成婷现在是橙糖文化的创始人,曾服务数十家知识付费垂直企业,帮助其搭建线上知识付费及线上线下融合的教育运营体系。

新媒体方向课程仍然是她关注的重点,“除了当前课程数据不错之外,其实是看到了当前互联网信息传递模式的改变,让每个人都需要学习新媒体来帮助自己打造品牌,用新媒体的方式对外发声。这个需求是普适性的,也相对刚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