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抖音涨粉800万,3小时落实高樟资本天使轮投资

  • 时间:
  • 浏览:16
  • 来源:MIP模板演示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蓝鲸浑水(ID:hunwatermedia),作者:   王诗博,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今年 9 月 12 日傍晚,杨博斐在抖音上截下一张图片,一个月的时间,他的抖音账号“惊天碉堡团”吸引了 100 万粉丝的关注。

“历时一个月,一台小小的手机,一间狭窄的房间,每个背井离乡的人,每个在沉重压力下从未妥协的梦想。”——他当时在朋友圈发了一段感性的话。

而就在几天前,他还在为招不到合适的演员、编剧,作品没有理想的数据感到焦虑,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新的起点和挑战。

今年盛夏,在新媒体江湖已经闯荡近 6 年的杨博斐带着自己的影视梦从成都来到北京,正式成为“北漂”队伍中的一员。

9 月 12 日,他的抖音粉丝突破了 100 万,正感到激动的他没想到的是, 10 天后,这个数字突破了 300 万,前不久,又正式突破了 800 万。

他还获得了高樟资本的天使轮融资,仅聊了 3 个小时,高樟资本创始人范卫锋就做出了投资决定。

短短 3 个月,“惊天碉堡团”就完成了从 0 到 800 万粉丝的增长。“黑带老爸”和“散打老妈”系列短视频贴近生活,轻松搞笑, 31 支短视频作品收获了近 10 亿播放量,近 7 千万次点赞。

几天前,杨博斐有了新的困扰,“创作周期、商业价值、规模生产,同时向内容质量发起挑战”。

1、在成都开公司,毅然“北漂”做短视频

“感到迷茫时去奶茶店和洗车行工作”

杨博斐是 92 年生人,在他大三的时候,时值 2013 年,新媒体刚处于萌芽发展阶段,他和朋友创立了一个成都本地的微信公众号,临近毕业,尚未赚到钱的他,选择先去做移动端产品经理。

于是他一边朝九晚五地上班,一边运营着自己的微信公众号,随着微信公众号运营得越来越好,杨博斐逐渐发展了多个本地号的矩阵, 2016 年初,他从公司辞职,正式全职做新媒体。

当公司步入正轨,并逐渐在四川产生一定的影响力后,身为创始人的杨博斐反而觉得自己已经没什么事可做,也找不到真正想做的事,他感到迷茫,甚至有点抑郁。

那段时间,他去奶茶店和洗车店上了一个月的班,杨博斐调侃道:“那时候就是无聊到这种程度”。

他一直在思考自己接下来该去做什么,是只想赚钱还是做更多有意义的事。

权衡的过程中,他发现自己特别喜欢电影,“人生中许多比较糟糕的阶段,都是在看电影中度过的,电影会带给我很多能量”。

为了专心搞影视创作,杨博斐把公司交给了一起创业的朋友,毅然决然地前往北京,但由于自己不是影视科班出身,他不得不先从门槛相对较低的短视频上手。

严格来说,做短视频对杨博斐来说是兴趣使然,很早就踏入新媒体江湖的他,一直都享受着创作的过程。

他选择了一个更适合自己的行业,杨博斐认为,之前所从事的职业可能有60%不是兴趣使然,而新媒体对他来说是80%的兴趣使然。

“现在很多人都会在抖音上花大量的时间,这是一个会对许多人产生很大影响的App,甚至会改变一部分人的生活,那么做短视频也就变得具有很大的意义。要说有不适应的地方的话,自然就是专业知识了,这个的转变其实就是多花时间努力学习了。”

今年 7 月,他在抖音上注册了一个名为“惊天碉堡团”的账号,在燕郊租了一间两千元的房子当作工作室,正式开始全新的创业生活,但很快,他就遇到了难题。

由于办公地点在燕郊,他很难找到合适的演员,“人家一听在燕郊,都不愿意来”,他只好请来对演戏感兴趣的朋友前来帮忙。

创业初期,为了节约成本,杨博斐独自包揽了剧本、拍摄和后期剪辑。

拍摄了一段时间以后,因为内容没有获得亮眼的数据反馈,杨博斐感觉团队都已经逐渐失去信心,拍摄时也没有了起初的激情。

他倍感焦虑,感到大部分的压力都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但没过多久,一期#我的黑带父亲,请大家在家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视频突然成为抖音爆款视频,团队的每个人立刻充满了喜悦,当希望再次被燃起,整个团队恢复了该有的激情。当时,杨博斐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开心,不断努力不断抗压终于有了回报。

2、 3 个月获得 800 万粉丝关注

“黑带老爸、散打老妈”

考试得了 39 分,然后在试卷上用红笔将分数修改成了 89 分;

0 分的试卷,用红笔改成 105 分…

“数学考试的成绩下来了,我现在可以买鞋了吧!”

看到成绩后的父亲回答:“行,你先去选吧”

孩子立刻打开App开始选新鞋,而此时的父亲正在上网找试卷上的正确答案,并算出了孩子的实际得分。

父亲换上了跆拳道黑带服装,深鞠一躬后便朝着孩子踢了过去…

这段故事是否引起了你的回忆?你在过去是否也有过欺骗父母的经历?在抖音上,仅这一期#潜力都是被逼出来的#,就为惊天碉堡团带来了近 300 万粉丝。

惊天碉堡团的短视频内容就是主要围绕着孩子自作聪明的一些举动,以及家长发现这些欺骗行为而改编的一些故事。

除此之外,还有学习时偷玩手机、电脑被发现、喝酒被家长发现、买菜后自己藏匿钱被家长发现等许多家里都会发生的小故事,孩子自作聪明,而家长全程“破案”。

观众们不仅产生了共鸣,还因为最后“黑带老爸”和“散打老妈”的登场让大家觉得有趣,短短 3 个月,惊天碉堡团就完成了从 0 到 800 万粉丝的增长, 31 支短视频作品收获了近 10 亿播放量, 7 千万次点赞。

杨博斐表示,“黑带老爸”和“散打老妈”这两个角色其实就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想,怎样才会让自己在家的压力会很大。

他认为,这种内容形式受到用户喜爱的根本原因有 3 点:

1、贴近生活;

2、有戏剧性;

3、很轻松搞笑。

但在做惊天碉堡团的初期,杨博斐其实将内容定位在职场,当发现数据不如预期后,他立刻将内容定位做出调整,结合了很多当下比较火的内容形式,不断试错,然后根据内容反馈进行优化创新,这才找到如今讲述“家长与孩子”的定位。

Q1:从 8 月到现在, 3 个月的时间实现了 800 万粉丝的增长,你是如何做到的?运营过程中有哪些有效的涨粉方式?

杨博斐:就是不断的内容迭代创新,当尝试出一种有效的提高热度的作品时,就继续在这个题材上下功夫,直到热度衰减。

运营过程中比较有效的方式就是选取合适的发布日和发布时间,这个具体网上有很多课程值得参考。

Q2:目前有选题上的瓶颈吗?通常如何解决瓶颈焦虑?

杨博斐:有瓶颈,因为观众的兴趣会很快转变。解决焦虑的办法是行业认知,这个行业就是这样,极少有人能一直站在热度顶端,中间经历数据不温不火甚至暴跌都是正常的,重要的是下一步怎么走。

除此之外,还有风格瓶颈,定义创作风格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Q3:目前一期短视频从选题到脚本再拍摄再到剪辑需要多长时间?最消耗精力和时间的是哪个部分?

杨博斐:选题脚本大概是 3 天,拍摄 1 天,后期 1 天。最耗精力和时间的当然就是选题脚本阶段了,这是最影响最终效果的阶段。

Q4:为抖音受众创作的视频脚本有哪些独特的角度?

杨博斐:独特的角度可能不敢说做到,可能算是独特角度的是我们会更看重情节设计。

Q5:在抖音上也有其他做这种内容形式的IP,你觉得与其他搞笑视频形象IP相比,惊天碉堡团的特色是什么?

杨博斐:我们的特色是更贴近生活,同时兼具戏剧性。

Q6:你觉得现在这个阶段,除去团队成本,如何 0 成本获取流量?

杨博斐:考虑制作性价比最高的内容,真正优质的内容,手机随便一拍就能火,而较弱的内容,就算是用电影制作方式来做也难以火。

3、创业三个月实现盈利,完成天使轮融资

希望有更多的专业创作者参与进来

前不久,惊天碉堡团获得了高樟资本的天使轮投资。杨博斐告诉浑水,本轮融资主要用在团队建设及培养体系上,为目前团队的短视频创作者做一些观念与技巧上的培训,以及为他们未来的成长方向做出规划。

高樟资本创始人、CEO范卫锋被江湖好友称为新媒体圈中的“呼保义宋江”、“新媒体参谋长”,范卫锋认为,面对未来 20 年的文化传媒大机会,文化传媒和投资的好品类包括:认识世界、美好生活、精神慰藉、完善自我。

高樟资本更看重项目创始人的“四气”、“三力”,“四气”即志气、正气、灵气、杀气,“三力”即总编辑能力、总经理能力、资本家能力。

截止目前,高樟资本已布局饭统戴老板、市值风云、新经济 100 人、商业人物、三声、刀姐Doris等多个财经新媒体项目,与敬汉卿、车叫兽、星球研究所、真实故事计划、真叫卢俊、菠萝斑马居住指南等多个精神消费项目。

范卫锋表示,现在有多少粉丝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创始人的真心和项目未来的生命力。高樟资本的使命就是助跑驾驭变化的创造者,致力于成为精神消费品类投资的重要参与者、推动者。

杨博斐透露,他和范卫锋仅见过一面,只聊了 3 个小时,范卫锋就确定了这一轮天使投资。

杨博斐主要向范卫锋描述了自己多年总结下来的方法论,以及一些对未来发展的想法。在整个融资的交流过程中,比起现在取得的成绩,范卫锋更关注的是“惊天碉堡团”背后的发展理念和价值观。

杨博斐想做的,是高品质、高质量的头部短视频,并且还能跨渠道创作分发。

他认为,互联网不断地迭代升级,现在受欢迎的是抖音,未来可能就变成了其它平台,所以内容要有跨渠道性。一个内容创作者,不应该是只能在抖音上创作,还应该在未来当渠道发生变化时,也能以最快的速度抢占新的渠道。

此外,他还希望有更多的专业创作者参与进来。

“因为现在平台上的内容同质化严重,质量也参差不齐,我想找到更多专业的创作者,让他们也参与进来,我觉得这非常重要,不然别人可能永远觉得短视频都是质量不高、吸引眼球的。”

目前,惊天碉堡团创业不到三个月就已实现盈利。

杨博斐告诉浑水,他尽可能早地就进行了商业植入,这样就可以很早开始积累植入经验,这是一个迭代的过程。

“我们自己也没有完整的方法论,毕竟创作者的内容形式五花八门。尽早进行尝试,找到适合自己的一套是最主要的。”

Q7:你所找到的内容与广告的结合方式是什么?

杨博斐:每个创作者的风格不一样,结合方式就不一样了。我们是会在情节主线或辅线进行商业植入。

Q8:目前在带货上,你选择了三种不同种类和平台的产品,为什么?接下来你会如何扩大在电商上的布局?

杨博斐:由于我们的流量目标是相对垂直类内容大更多的,所以我们在广告植入上的诉求便是具有包容性的,这样才可以更高效地转化流量。

接下来,我们还是会深耕内容,并且尝试更深度的商业植入。

4、短视频的发展趋势

“在不火的阶段,任何改变都是低风险的、值得的”

“在前期时,不要做大量的规划,应该迅速实现想法,并获取市场反馈,这样风险最低。当收到市场反馈后,大胆进行改变,在不火的阶段,任何改变都是低风险的、值得的”,对于短视频、抖音领域的相关发展问题,杨博斐也向我们透露了一些他的个人看法。

Q9:你认为什么样的视频更适合在抖音上发布并引发粉丝点赞?除了视频时间更短,你认为和其他平台相比,抖音还有哪些不同?

杨博斐:有看点的,这个看点包含的层面比较多,笼统来解释就是粉丝平时看不到并且有价值的。

抖音系统层面的内容运营机制个人认为是比较强大的,首先审核层面规避不良视频,再者通过观众观看数据逐步决定推送范围。

Q10: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红利期也总会像微信公众号一样有消失的一天,除了继续提供优质内容外,你认为未来短视频行业的发展趋势是什么?

杨博斐:UGC逐渐淡化,更多的是PGC的参与。UGC层面一旦有可持续的流量形态,立即就会被PGC替代。短视频最终还是信息展示传播的一种形态,偶尔夹杂一些全民参与创作的形态。

无论渠道怎么变化,短视频的本质就是在某些领域里,比图文更高效的信息展示传播媒介。未来,将会有更多的PGC团队进行竞争,内容也会越来越精品化、类型化、垂直化。

另外从艺术角度看,文字媒介有公认的艺术形态,比如诗词散文小说等;图片媒介也有公认的艺术形态,比如摄影和绘画;图文媒介还没有公认的艺术形态,但我相信已经存在,比如一些阅读体验非常棒的公众号图文;短视频媒介则刚起步,这是个十分值得探索的领域。

Q11:在打造一个新的短视频IP的过程中,你觉得最大的挑战是什么?你是如何解决的?

杨博斐:最大的挑战就是心态,当创作效果不佳并且没有新想法时,压力就会非常大。解决的办法只有扛住,如果允许的话,先大胆放下,通过自己喜欢的方式寻找灵感。

5、对话杨博斐

“短视频领域极有可能出现一些更精品化、类型化、垂直化的UGC或PGC渠道”

虽然惊天碉堡团在抖音上正在“茁壮成长”,但杨博斐没有忘记自己最初来到北京的初衷。

“按现在的行业状况,我们打算做一些适合现在做的事,但从长远看,我们计划每年开发2- 3 支质量相对高的短片,以此打磨团队的创作能力,因为这才是我们最感兴趣的东西。”

他还在不断扩大自己的团队,为了招纳更多人才,前两天,他将工作室从燕郊搬到了百子湾,杨博斐说,虽然这对一个小规模的团队来说风险比较大,但在燕郊实在招不到合适的人,他不得不搬。

Q12:你的招人标准是什么?

杨博斐:第一是善良和韧劲,第二是对创作的强烈兴趣,第三是学习能力

Q13:对于现在入局做短视频的人,你有哪些建议?

杨博斐:策略上,找一个利基市场(同类内容较少甚至没有的领域),然后快速迭代测试,不行就换;

心态上,极少有一开始就能火爆的形式,极少有火爆后一直持续的形式,接受和适应变化才是核心;

商业上,尽早完善商业流程,品效合一。

Q14:你认为接下来短视频还有哪些发展空间?

杨博斐:短视频已经在部分领域逐步替代了信息深度较浅的文字或图文媒介,由于其信息展示效率。从这个角度看,短视频还会继续对某些适于转化的文字或图文类媒介进行转化。从渠道层面看,短视频领域极有可能出现一些更精品化、类型化、垂直化的UGC或PGC渠道(可能已经有了)。

Q15:创业以来遇到过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如何解决的?

杨博斐:最大的挑战便是创作数据不好的阶段,各方面的压力铺面而来,解决的办法还是扛住,调整心态。

Q16:身为一家新媒体公司的创始人,需要具备哪些素质?

杨博斐:可能最主要的是对行业规律的理解,对创作的把握,以及基础的经营管理知识

Q17:现在每天的行程安排是什么样的?成为公司创始人以后,你的生活发生了哪些变化?

杨博斐:每天主要会保持创作相关工作的时间,其余用于管理相关的事务。

最大的变化可能就是需要站在更全面的角度去经营公司,而不是之前只集中在个人创作层面。

Q18:接下来有哪些目标和规划?

杨博斐:打造一个极具创造力的团队,为观众创造出更多有趣有爱的视频内容。